美国霸权主义体现,美国的种族矛盾是否体现了种族主义是美国政治的一部分?


时间:

种族问题本身其实是贯穿美国政治史的根本线索之一。 自美国建国时起,奴隶制以及后来的种族隔离制度便笼罩着美国政治。为了能让南方蓄奴州加入合众国联邦,制宪者在宪政框架上做出种种妥协让步,如“五分之三”条款、间接提高蓄奴州话语权重的参议院一州两票制、「逃奴条款」等。 内战虽然终结了奴隶制,但南方白人至上主义者在地方政府包庇下,大肆动用私刑恐吓和残害南方黑人以及其它少数族裔,想方设法剥夺南方黑人(及其它少数族裔)的宪法权利、推行种族隔离。 罗斯福新政通过建立社会保障体系以及其它种种福利项目,将白人劳工成功纳入了强有力的福利国家框架,但与此同时,南部阵营对新政项目的挟持,以及其余各方在此问题上的纵容,却将黑人群体从福利国家中排除出去,进一步拉大了其与白人的社会经济差距。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废除了种族隔离制度,但诸如警察执法上的种族偏见等问题的背后仍体现着根深蒂固的种族矛盾。 从2015年特朗普开始竞选总统以来,美国的政治制度和政治原则经历了挑战,新纳粹、另类右翼等极端主义思潮有主流化的倾向,使得美国的种族政治显得更加复杂。

自美洲殖民地成立以来,种族主义就是北美政治中极其重要的一个部分。北美独立战争中,南方几个殖民地的独立意愿最初并不如北方坚决,是因为担心英国准备废除奴隶制的传言成真,才决定加入独立阵营。南北方殖民地在目标上的分歧,也影响到了美国宪法的内容,像臭名昭著的“五分之三条款”、“逃奴条款”等等,都是北方州为了拉拢南方州、维持北美十三州合众的现状,而做出的妥协。这种妥协保证了制宪的顺利进行,却给美国政治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十九世纪前半叶,从密苏里妥协到堪萨斯内布拉斯加法案再到德雷德斯科特案判决,自由州与蓄奴州的矛盾愈演愈烈,最终通过内战,才正式废奴,解决掉了宪法中最大的自相矛盾。但废奴之后,南方各州由通过种族隔离法来继续实施种族歧视,直到近百年后的民权运动,法律层面的种族隔离才退出历史舞台。但民权运动虽然消灭了种族隔离法,却尚未消灭社会经济文化中各种更加隐蔽却也更加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而这些种族歧视到了这两年,又在以特朗普为首的白人至上主义民粹浪潮中大爆发。总之,美国政治的发展,完全可以看成一部种族平等理念与种族主义现实不断斗争的历史。